小草在线每天搜集互联网最新AV大片电影和视频,为广大用户免费提供无广告在线观看电影和视频服务,以丰富的内容、极致的观看体验,满足用户在线免费观看。
自由选择观看线路较快的视频大区
国产原创 成人交友 疯狂野战 户外打炮 少妇约炮 中出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cos 同城约啪
极品直播 秘密入口 内射表姐 空姐自慰 强制颜射 酒店三P 剧情迷奸 幼女大全 爆操萝莉
亚洲精品 国产偷拍 无码视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制服诱惑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
另类视频 萝莉人兽 真实偷拍 真实裸贷 真实破处 ❤️残疾人 ❤️小男孩 ❤️小女孩 小孩操大人

首页* 古典武侠* 红粉赶尸

<

红粉赶尸 - 红粉赶尸

时间:2021-01-12 14:29:46 发布:免费av片在线观看_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_男人把女人桶爽的视频_小草在线观看免费观看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红粉赶尸(
北宋,徽宗年间,湘西。
黑夜,星月无光,阴风阵阵,阵阵铃声在旷野上传来,更增加了恐怖气氛。
风沙漫漫的田野上,一队黑影整齐地跳跃着,一步一步前进。
望着这般恐怖的队伍,田野上所有鄙民无不胆战心惊,望风而逃。
「殭尸来了!」
不错,这支队伍正是赫赫有名的湘西赶尸队伍,一排殭尸随着赶尸人的指挥铃声,整齐地跳着前进,真的是名副其实的行尸走肉了。
湘西赶尸有着悠久历史,在湘西一带,很多赶尸人都是世代相传的。
在湘西赶尸的传统上,赶尸人都是男性。
这是因为男性属阳,殭尸属阴,只有男性才能持符摇铃,镇住殭尸。
但是,今天这支赶尸队伍里却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现像︰赶尸人是个女的!
她只有十八、九岁的模样,穿着一件淡青湖绉绵袄,下面来一条青裙,髮鬓垂在两只身边,把她的鹅蛋形的面庞衬托得恰到好处。
整齐的刘海下面,在两道修眉和一个略高的鼻子的中间,不高不低地嵌着一对大眼睛,这对眼睛非常明亮,非常深透,射出来一种热烈的光,给她充满青春的脸庞增加了光彩,跟那些双目无神的殭尸们走在一起,更是形成强烈的对比。
少女的纤纤王手高举着一个小铜铃,每走两步便用力摇一摇,发出清脆的铃声,指挥殭尸们前进。
要是别的女孩子在黑夜中看见这些殭尸,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甚至吓昏了。可是这位少女却充满了自信和欢乐,似乎不把这些殭尸当成一回事,也许在这位十八、九岁少女眼中,指挥殭尸和没有知觉的殭尸一跳一跳前进,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呢!
赶尸只能利用黑夜进行,白天是不能赶尸的,这是行规。
少女 头看看天色,估计离天亮没有多少时间了,得给殭尸们找个栖身之处了。
旷野的小山丘上,有一座荒凉破旧的道观。
少女一看,正是理想的身之处,于是便指挥殭尸朝道观走去。
「砰砰」少女拍打着道观的摇摇欲坠的大门。这时已经将近淩晨,观中的人大都睡着了,少女打了很久,才听见有人「霹雳啪啦」拖着拖鞋,走来开门。
「呀」一声,门开了,一个睡眼惺忪的道士站在门内,一脸的不高兴。
「三更半夜,把人吵醒,到底有甚事?」
少女抱歉地道了个万福︰「小女子名叫苏静,是湘西赶尸人,路过此地,想借贵道观歇息一下。」
这道观位于湘西往湘东的必经之地,经常有赶尸人来借宿,所以小道士也习以为常了,顺手一指道︰「观后有一柴房,殭尸可宿其中,苏姑娘安顿之后,可到观侧一间净室安歇。」
小道士说罢,顺手又关上大门。
原来道观全都是男人,所以规定不準女人入内,更何况现在是三更半夜?
苏静也知道这个规矩,便将殭尸们赶入柴房之中,在每人额上贴上一道纸符,让僵尸不会乱动。
然后她来到观侧的净室,準备休息。
赶了一天尸,路上烟尘滚滚,全身都很髒,苏静想先洗个澡。
道观的净室是专门用来招待外来客人的,所以不仅床铺被褥一应俱全,而且也準备了一个大木桶,供客人洗澡。
苏静看看木桶,内面满满的一桶水,伸手一浸,水温不热不冷,正好洗澡,心中不由称讚这些道士招待得周到!
「别看道观破破烂烂,他们的心倒挺细的。」苏静小心地闩好门,开始脱去衣裙準备洗澡。月光从破角射入,照见她那美丽的胴体,发育得很饱满的胸脯、瘦小的腰肢,修长的大腿
苏静跨入木桶内,浸在水中。她闭上眼睛,鬆弛全身的神经
突然间,「砰」的一声巨响!
苏静吓得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扇木门被踢倒,走来一具殭尸!
殭尸到了夜晚本来就会自己活动,所以苏静才在每具殭尸的额上用纸符镇住。可是这具殭尸的纸符也许没黏好,被风吹掉了,居然活动起来!
殭尸一跳一跳,向苏静过来,两眼露出凶光!
苏静坐在木桶内,整个人吓呆了!
现在,她是赤手空拳,赤身裸体,本来用来治殭尸的纸符、铜铃、金钱剑,都放在床上,根本来不及去取!
殭尸力大无穷,指甲利如钢刀刃,根本不是柔弱的苏静所能抵抗的。
想到这里,苏静吓得全身发抖,因为她亲眼看过她的哥哥被一具殭尸追杀,撕裂胸膛,咬断脖子的惨状
殭尸跳到木桶边,恐怖的目光盯着苏静!
苏静知道死到临头了!想到自己这年轻就要死在殭尸的口下,更惨的是,她知道被殭尸咬过的人,死后也会变成殭尸!
她吓得哭了出来。
殭尸张开他的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牙齿,两只巨掌猛地一插,尖锐的指甲突然穿透了木桶!
「卡察」一声,殭尸双手用力一扯,木桶四分五裂,水流了一地。
一丝不挂的苏静却仍然坐在碎片之中,全身颤抖,面无血色,等待死刑的到来!
殭尸的眼睛闪着阴森的绿光,直盯住苏静的裸体。
他是男的,如果换了一个活的男人这样看着自己,苏静早就用手遮住自己的要害部位了。可现在一来是害怕到极点,二来她知道殭尸是死人,所以就呆呆坐在那里,挺着那对高高的乳峰
苏静知道,巨爪很快要穿透她的胸膛,挖出她的心,结束她年轻的生命!她闭上眼睛等死
可是,她并没有等到穿膛的巨痛,而只感到胸膛上一阵痕痒。
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殭尸居然把手伸到她的胸脯上,用他的长长的指甲在幼嫩的皮肤上爬搔着
咦?这个殭尸,好像跟别的不一样,他不急于取人性命,反而对女人的胸脯很有兴趣。殭尸的手在乳峰上活动着
苏静一动也不敢动,她不知道殭尸想干甚,生怕一个不小心,激怒了殭尸。
尖锐的指甲轻轻地刮着苏静的紫红色的乳头。
一阵傥麻的感觉从乳头散发到整个胸膛,苏静不禁一阵羞楚,想不到死到临头,自己居然还动起淫念,更想不到自己的淫念居然是被一具殭尸所挑动!
殭尸彷彿对她高耸的胸脯充满慾望,用手玩弄了一阵之后,他居然张开血盆大口,含住了苏静的乳房
剎那间,苏静以为他是要咬下自己乳房,吓得尖叫!但是,很快地,她就静了下来了,因为殭尸并没有用牙齿咬,而是用舌头舔
殭尸的舌头很粗,也没有口水,舔在细嫩的乳头上,有一种粗糙的感觉,更产生了一种难以言状的刺激
苏静不由得羞涩万分,她还是个处女,平常从来不接触男人的,想不到今天却被一个男人吸奶,即使他是死的,苏静也是羞红了脸。
殭尸用力吮吸着,发出了「吱吱」的声音。
乳头生平第一次受到男人的刺激,顿时硬了起来,挺了起来。
苏静半个身子都麻了
不过现在她的内心比较安定了一些。
一般的殭尸见到活人,都是凶性大发,置人于死地,可是这个殭尸却很奇怪,特别温和,也可以说特别好色,居然玩弄起她的乳房来。
虽然这令处女的苏静难堪,但至少暂时解除了死亡的威胁。
人到死的时候,甚羞耻心都可以抛开,纯真的苏静也是这样。
「既然这个殭尸好色,我何不用美色诱惑他,拖延时间,想想办法拿到纸符或者金钱剑?」
想到这里,苏静挺起了胸脯,鼻孔中故意哼出了撩人心弦的呻吟
「唔哦嗯」
女人的呻吟实在是无形的春药,那个殭尸一听到这种声音,嘴唇更加用力吮吸,舌头更快速地拨动,磨擦乳头
阵阵电流,阵阵傥麻
两个白鳗头好像放在蒸笼中一般,慢慢膨张了
苏静一双眼睛情不自禁瞇了起来
白嫩的胸瞠一起一伏,急促地呼吸着
赤裸的肉体也随着感觉,不停地扭动
「啊舒服快舔哦快活」
苏静越来越大声,一半是故意淫叫,诱惑殭尸,一半也确尝到了快感
殭尸只是死人,头脑简单,但也许有特别性癖,只对女人的乳房感兴趣,他足足吮吸了一柱95的时间
苏静心中着急,殭尸就是殭尸,没有人性的,万一他玩够了,一口咬下乳房,或者玩乳房就是他杀人前奏?
「必须尽快把他引到床上去!」她暗暗盘算︰「符在枕头下,金钱剑挂在墙上,铜铃还在床头桌上,三样东西只要拿到一样,就可以制伏这怪物了!」
苏静伸手,轻轻地抚摸殭尸的头髮,面部、耳朵殭尸的肌肉冰冷,摸起来真有些毛骨悚然,但是为了活下去,她强忍着全身的鸡皮疙瘩,装出亲热的样子,不停地抚摸着
殭尸被苏静一摸,全身猛地一颤, 起头来,望着苏静。
死人没有眼神,所以他的目光仍然是阴森森的,苏静不知道在这冰冷的目光背后,隐藏着甚样的感情︰玩弄?淫蕩?还是杀气腾腾。
不管怎样,她还是装出淫蕩的样子,双手不停抚摸他的头,一对裸露坚挺的山峰也不停地在他身上挨挨擦擦
「唔你弄得人家好痒」
殭尸似乎听懂了这些淫叫,他的身子也紧紧地贴在苏静身上
殭尸的嘴唇也啧啧地在苏静的粉脸上亲吻冰冷的嘴唇,鼻孔中呼出的是一股腐恶之气,苏静几乎要呕吐出来,但是她不敢
「千万不能惹上了这怪物,在把他引上床去之前,不能轻举妄动,我还是要淫蕩,要淫蕩
苏静的朱唇也像雨点般地吻着殭尸的部面,她摒住呼吸,装出疯狂下流的样子
殭尸也受到她的煽动,发出了「吼吼」的呼声
苏静的手慢慢伸了下去,一直伸到殭尸的裤裆上,用力捏着那隆起的东西
「啊哦」
殭尸狂叫!他大概很兴奋,全身都在抖动,苏静的小手快速地捏着,摸着
殭尸的呼叫更响了
苏静知道自己这招下对了,索性双手一托在下面活动,双管齐下,忽快忽慢,忽软忽硬,殭尸突然伸手抓住自己的裤腰带,用力一扯,腰带扯断,露出一条丝质的内裤和二条毛茸茸的大腿
苏静见机不可失,立刻伸手将那条鬆宽的丝内裤缓缓拉了下来
殭尸没有性慾,所以他的东西不会膨胀,但是,这个不会膨胀的东西也已经够粗的了
苏静看见这个又黑又粗的东西,心中害怕,她伸手握住,轻轻地套动
殭尸发出了兴奋的吼声
苏静的双手像搓麵粉一般快速,用力
殭尸狂叫,他用力撕开了自己的衣服
「他想上床了!」苏静心中大喜,嘴巴更疯狂地吻,双手更疯狂地搓、握、捏
殭尸大叫一声,把全身衣服撕得粉碎,赤裸裸地站在苏静面前,苏静装出害羞的样子不敢看,殭尸突然双手一抱,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一跳一跳,跳向床铺
每一跳,苏静的双峰都急速地弹了一下,他们躺到床上,苏静看见殭尸的颈上挂着一个玉牌,她好奇地抓住玉牌一看,只见上面刻着三个字︰「西门庆」。
原来,这个殭尸生前就是西门庆!
红粉赶尸(二)

西门庆生前是中国老名的淫棍,后来客死异乡,他的尸体无人收拾,不知怎的成了殭尸。

在宋朝的时候,西门庆的人名无人不知,他跟潘金莲、李瓶儿的95艳故事早已被坊间说书人一再传诵,广泛流传,苏静在湘西也早已耳熟能详,想不到今天在这里碰见了殭尸西门庆。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这个殭尸跟其他殭尸不一样,不是急于杀人,而是玩弄女性。人死之后就没有性慾,殭尸是不会对女人感兴趣的。

但是西门庆就不一样了,他生前是天下第一号大淫棍,有关女人的讯息佔据了他的整个大脑,而且他是因为滥用淫药而死在女人身上的,因此在他死的一剎那,人脑所残存的唯一讯息仍然是女人和性。

所以,即使他成了殭尸,仍然是天下第一号大淫棍。

苏静此刻充满了好奇心,想不列自己竟然跟西门庆同在一床。平时听别人说的,西门庆对女人手段可以使女人欲仙欲死。

那女人都心甘情愿被他玩弄,可见西门庆的淫技有多厉害

想到这里,苏静一颗芳心「砰砰」乱跳,两腮飞红,下面不由自主的湿润了

殭尸把她放在床上,似乎不急着要进入,而是用双手在她起伏不平的躯体,来回地抚摸着。

殭尸的手没有热量,冰冷,而且因为皮肤已死,很粗糙,触在细幼滑嫩的皮肤上,产生了虽以言状的刺激

苏静的胸脯一高一低起伏着,她闭上眼瞒,想像着自己就是潘金莲。

「哦嗯好哥哥你摸得人家难过死了

她不停呻吟,殭尸的手给了她快感,自己的幻想也增加了快感。

殭尸的手沿着饱满的山丘肥搔着,在最敏感的那尖峰轻轻搔着

「唔唔啊」

呻吟越来越响,胸脯急剧地起伏着

殭尸也发出了快感的吼声,他其实没有快感,但是大腿残存的讯息刺激着他对女人作出反应

苏静的手悄悄伸到枕头下,拿到一张纸符,只要在殭尸的头上一贴,就可以制伏他了,但是她没有动上少女的生理本能,加上对西门庆人名之迷惑,使她不想动

「再享受一下吧,反正现在没有危险。」她睁大眼睛,欣赏着殭尸的面容。果然,这个殭尸的确跟一般的殭尸不一样,他仍然保持着清秀英俊的面庞。

虽然皮肤没有血色,反而增加了苍白的书生气息。

虽然双目没有感情,反而增加了高傲的感觉。

总而言之,当生命没有危险的时候,她就觉得这具殭尸可爱了!

苏静知道他的手即将滑向何处,又兴奋又紧张,呼吸不知不觉屏住了,丛丛乱草,又黑又浓,殭尸的手在草丛中梳来梳去

苏静的小腹在急速收缩

「啊唔唔」

殭尸并没有感觉,他所以这样做完全是生前残存的讯息在起作用,他只是机械性地再现这些动作。

殭尸的双手顺着苏静平坦的小腹向下滑去,可是对苏静来说,那种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这是禁区边缘啊,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触过,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曾这样去梳理。

而现在是天下第一风流的西门庆在服侍她,心理上的满足实在太大了!

尖尖的指甲,轻轻地梳过,每一根毛髮都几乎像充了电似地直立起来。

「天啊你的手怎那厉害」苏静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

那道纸符已经被她在不知不觉中揉成一团,捏在手心,捏得紧紧、紧紧

脸上红胀、汗珠泌出

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堆草丛居然这敏感

男人的梳理居然可以这样的销魂蚀骨,西门庆啊西门庆,你不愧天下第一男人。

殭尸的双手小心翼翼、好像一个细心的园丁,整理着可爱的小草地,一会儿顺梳,一会儿反梳

苏静的腰肢也随着他的梳理,一会儿弯曲着向上挺直、一会儿又无力地鬆软下来

「现在我知道了,为什潘金莲会成为一个蕩妇了,在这样的技巧调戏下,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成为淫妇的。」

草地湿润了,沾满了露珠

殭尸的手指沾了露珠、缓缓放入自已的口中

他望着苏静,虽然他的目光中没有感情,但苏静想像得到,当他还是一个活人的时候,他的目光一定是极尽淫邪挑逗之能事

她彷彿感受到了那种强烈的目光,她的全身也随之而发热

殭尸的手穿过了草地,向花园伸去

「唔,唔」苏静情不自禁把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了,花园的入口处,长着一颗可爱的小红豆,殭尸像个慈详可爱的园丁,望着自己盼望已久的果实,用手指轻轻一触,

「啊」

苏静忍不住叫了出来、她突然想到叫声可能惊醒道士们,立刻用银牙咬住朱唇

殭尸看着她,在活的时候,此时他可能是用调皮可爱的眼光望着潘金莲呢

苏静心中一阵陶醉

沾满了露珠的小红豆,份外新鲜

园丁的手按住了红豆,突然一阵颤抖︰「啊哦我我不能这样」

苏静的叫声又冲破了牙关,她的全身都傥麻了,白嫩的双腿用力夹紧,彷彿想制止那要命的颤抖︰

手指抖动,红豆抖动,露水源源不绝,花园一片春光

「饶饶我不行了哥不能再抖了我的心快抖出来了」

苏静神经都在痉挛

殭尸的手指紧紧按住红豆,快速颤动苏静的全身也随之颤动

身底下那张木板床也随之颤动,发出了「吱吱」的声响。

「啊好哥不行啊饶命亲达达哦这里不能顶我啊下面全湿了」

乾净的床单上全是水

苏静一张粉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现在,她已经顾不得道士们会不会听见她的怪叫了她嘶声喊着,而每一声喊叫都增加了他的快感!

小红豆经不起这番按摩,昂首挺立、嫣红诱人

殭尸俯下身子,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轻一舐

「啊麻麻舒服」

舌头快速地舐着

苏静全身的血顿时加快流动,汹涌的泉水源源不绝,润湿了殭尸的舌头,他更卖力了,好像捨不得吃似的、或舐,或吮,或啜、或吸小红豆膨胀,充血

「啊亲爹我的亲爹我忍不住了我要奴家要要」

这时的苏静,已经完全忘了自巳是个处女,也忘了对方是一具殭尸

极度刺激,使得体内产生了极度的空虚

她极需坚实的东西填充这无法忍受的空虚

殭尸彷彿失去听觉,不顾她的哀求,又彷彿一个爱情果实的园丁,仔细品味着自己的果实

舌头红豆快速的磨擦,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疲劳,因为殭尸的舌头是不会疲倦的,它的速度、力度一直没有减弱

「我的亲爹啊饶了小淫妇吧小淫妇实在受不了天啊求求你把我当成妓女当成潘金莲快快来啊」

可怜的苏静,嗓子那快喊哑了

全身都快爆炸了

无法忍受她的淫叫已经不像淫叫,更像一个发疯的女人在哭喊

她的双手紧紧搂住殭尸,疯狂抚摸,就像抱住一个救命的木头,在波涛汹涌的大洋上忽而升上高峰,忽又降落无底深渊

她的双腿像章鱼的触鬚,伸向空中,弯曲、蹦直,突然紧紧夹住殭尸的头

殭尸的头被夹,他发出了「咦咦」的尖叫声

因为这个动作是潘金莲常做的,他觉得非常熟悉,因而兴奋地尖叫着。

他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小红豆

「啊亲爹小淫妇淫到骨头里去了奴奴要死了好爸爸心肝哥哥救救小骚货奴家忍不住了水淹死我了哦哦哦」

她的双腿伸向半空,大大地分开

殭尸的嘴巴,甚至整张脸,现在全都湿漉漉

他的一根手指伸向花园的栅门中

狭窄的门口、好像下了场雨,全都湿透了

灵活的手指像一条小蛇在游动

栅门似乎已经通了电流,小蛇一碰,立刻引起强烈的快感

「啊深再深求求你伸进去」

苏静已经顾不得任何羞耻,拚命叫喊着,殭尸的手指却故意在门口徘徊,进一点,退一点

「哦好人儿亲亲伸伸进去求求你不要再逗奴家不小骚货已经实在」苏静彷彿一个快要断气的受刑人,有气无力地哀求着,她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体内的往虚已经噬蚀了她的神经,现在只有任何一根坚硬的东西才能撑住那即将崩溃的神经,但狠心的小蛇就是不进入,只在门口缓缓游玩。

「来吧」苏静大叫一声,双手按住殭尸的手指,狠狠地向里面一压

「啊」她一声惨叫

一阵撕裂的疼痛,使她记起自己内里的一块肉已经穿破了

「我是妇人了」

她的内心又喜又羞。喜的是自己突破了这一关,可以为所欲为,彻底享受欢乐了,羞的是自己最珍贵的处女之宝,居然是被一具殭尸所夺走。

手指抽了十来抽,血淋淋

殭尸捨不得的把手指放进自已口中,贪婪地吸着

「殭尸爱吸血。」苏静想起师父的话,脸上又一阵羞红,别的殭尸都是咬人脖子吸血,而她却是贡献了那种血,实在太羞人

手指上的血引起了殭尸全身剧烈的颤动,这血太少了,他觉得不过瘾,于是索性低下头,张大嘴巴,包住那流血的门口,用力吸着!

「啊我不行,不能吸又骚又骚了里面全麻了要命的哥哥不能吸只能插小淫妇求求你再不插就要没命了心肝哥吁快!」

苏静从有声喊到没声,一个头像拨浪鼓般,在枕头疯狂左右摇晃着

殭尸 起了头一张嘴全是血

「好哥哥插,插救命插」

苏静毫不羞耻地分开大腿,把花园门口敞开,在他眼前饥渴地等待着

殭尸大吼一声,跳上床去,双脚左右分开,跨在她的身体两侧、瞄準那花园口,正要插入

苏静大喜,等待那极乐的一刻

不料就在此时,挂在墙上的那把金钱剑因为受到震动,居然掉了下来,正好把殭尸的头斩掉
红粉赶尸(三)

话说那金钱剑因为受了震动而从墙上掉了下来,正好斩在殭尸西门庆的脖子上,竟然将他的头斩落,掉在床边。

殭尸和人不一样,人头一落,生命就结束了。

殭尸本来不是活人,所以,头虽然断了,身子却仍然在活动,那东西仍然是硬的。

苏静看见西门庆一颗头在地上滚着,她不由大吃一惊,正要下床,不料没有头的僵尸却用双手用力按着她的肩膀,不让他起来。

苏静挣扎了一下,可是殭尸的力气太大了,她根本不能动!

「糟了,殭尸可能产生误会,以为我故意用金钱剑来斩他的头,他要报复了!」

苏静吓得面无血色,全身颤抖。

殭尸狠狠向她压了下来!

「啊!」苏静在极度惊骇中一声尖叫!

可是,一阵带电的刺激,引起了她全身的傥麻,她低头一看,原来殭尸那东西已经插入她体内了!

苏静的肉体本来就被西门庆调戏得慾火焚身,淫蕩万分。突发的意外虽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但是肉体的细胞仍然浸在淫蕩之中

「啊,舒服」

苏静忍不住呻吟起来。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被男性侵入宝贵的处女地,一种从内心深处产生的颤抖,传遍了全身,没有头的殭尸开始活动了!

虽然没有头,他仍然是西门庆,仍然是天下最淫的东西,当他一伸进苏静的体内,少女狭窄湿润的感觉,唤起他熟悉的回忆。

女性阴电的刺激,使这具无头殭尸产生了强烈的快感。

殭尸有用不完的力气,他像扯风箱似地由慢到快,由轻到重。

「啊快活啊」

苏静情不自禁叫了起来

在深夜中,她的呻声显得格外响亮

道观中,有个人被吵醒了,他就是刚才替苏静开门的小道士。

自从苏静被西门庆调戏之陵,淫蕩的叫床声早已使他无法入睡,心簇摇蕩!

开门的时候,他已看到苏静俊俏姣好的面孔,心中早已被深深迷住,夜里,躺在床上,一直在幻想着跟苏静翻云覆雨的95艳情景。

好几次,他想下床去偷看苏静,可是道观的教规非常苛严,夜晚下闩之后,就严禁道士们外出,尤其是苏静入住这间净室,更是禁止道士靠近,否则将会处以最可怕的刑罚,小道士因此不敢造次。

「啊!插再用力点哟好哥哥你上面没有头可下面这个头更厉害我不行了小淫妇成仙了爽死了」

静夜中,苏静的呻声彷彿声嘶力竭的百灵鸟,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尖锐,一声比一声淫蕩,一声比一声更有煽动性

小道士躺在床上,全身火辣辣,他用双手掩住耳朵,不敢再听下去

可是,苏静的淫叫彷彿精灵一般,穿过他的手指缝,钻入他的耳膜,进入了他的肉体,化成沸腾的血液,在全身上下游走

小道士咬着牙关,紧紧不放,苦苦忍耐,他从来没有想到,女人的呻吟声,具有这可怕的魔力,可以使一个男人彷彿了中了邪似地神魂颠倒

小道士这辈子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女性,根本不懂床上的事。所以,他也不知道苏静为什会发出尖叫声。可是,男人的生理本能却使他对这种叫声产生一种神秘的好奇,产生一种濛濛!!的陶醉

「哦!亲哥哥我不行了全身都要散了好人我的心肝你太会插了天啊小淫妇爽昏了亲达达奴家爱死你了骚货爱死你了唉哟这一下爽死小骚货了」

苏静的经叫已到了半死不活的程度了!

小道士的神经也已经被白炽的慾火烧到半死不活的程度!

他突然掀开被子,悄悄下床,开了门,向外面走出去。

他知道,这一步踏出去,他就犯了大错。

即将遭到道观严厉惩罚,可是,苏静的尖叫声却像一只无形的手,使他甘冒天下之大不违,跨出了道观静舍门口。

他悄悄走到苏静住的净室外,靠近纸糊的窗户,用手指沾沾口水,悄悄把窗纸戳了一个小洞,把眼睛贴在小孔上,向里面窥视

首先映入他眼中的,是一双白雪粉嫩的女人的大腿,高高地翘在空中,三寸金莲展现着万种风情

小道士整个人都看呆了,他贪婪地吞着口水,然后,她看到一个男人的背部,骑在苏静身上,一上一下地抽动

小道士只觉得全身快要爆炸了,他恨不得破门而入,取代这个男人。

男人好像低着头,一副「埋头苦干」的样子,很很地抽动、不知疲倦

「亲达达你把小淫妇干得成仙了小骚货水都快流乾了唉哟做女人真是幸福哦!快抽别停用力我疼死你了小心肝」

苏静不知羞耻她浪叫着,一双大腿放了下来,缠在西门庆的腰肢背部,协助他用力推进。

小道士全身都在膨胀、变硬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想看清楚这个男人究竟是淮。

因为苏静来投宿的时侯,明明只有她一个人。而在这荒野上,除了道观,再没有人家了。

「这个人一定也是道士!」

小道士心中盘算着。从背部看去,此人肌肉黝黑,及有光泽,很像是个上了年纪的人。

「道观中,上了年纪的人只有道长!」

小道士心中暗想,如果能够抓住道长犯罪的把柄,加以威胁勒索,今后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不再受人欺负了。

可是,那个男人一直在埋头苦干,始终没有 起头来,小道士只好耐心地看下去,能够欣赏这幕活春宫,实在是赏心悦事

床上,苏静彷彿一只航行在大海中的小船,失去控制,在惊涛骇浪中颠簸着,一忽会被带到巨浪的尖峰,一会儿又被抛入深深的波涛的谷底

「我不行了亲哥小浪货丢了我没力气了天啊全身都散了好爸爸你歇歇小奴奴没命了西门哥哥,你插死潘金莲吧!」

小道士在窗外一听,心中奇怪︰「西门哥哥,道观中有谁姓西门的哩?」

道观中个堂用道号,出家之前的姓名都不能用,那小道士也猜不出是谁了。

苏静一张粉嫩的面庞,一会儿堤得通红,一会儿又变得苍白,额上迸出豆大汗珠,彷彿生了一场大病

无头殭尸不知疲倦地前后抽动,他没有头,没有知觉,只是机械化地动着,好像一台自动化的机器。

那个被砍下来的头掉在床边,依然睁着眼睛,注视着苏静淫蕩百出的表情。

他的耳朵依然听到苏静下流的叫床声,这颗头还是有他简单的思维的。

只见它一滚一滚,居然滚到苏静的脸庞边,伸出舌头,轻轻舔着她的脸颊。

「唉哟,好哥哥,你还这多情啊?」

苏静惊喜地看着殭尸的人头,双手捧起了它,移到自己的嘴唇边,四片嘴唇疯狂的接吻,这形成了一幕奇特的景像,一个无头的躯体在下面做爱,而他断掉的头颅在上面跟苏静接吻,就好像他是一具完整的人。

西门庆的舌头伸到苏静的口中,充满技巧地摇动着

「唔唔」

苏静从来没被人这样吻过,全身的情慾都被催谷到了最高潮

西门庆搞了很久很久,直到苏静快要窒息的时候,才依依不捨地把人头移开。

「啊太美了!」苏静喘息着︰「西门哥哥,你接吻的技巧太厉害了小妹妹被你弄得全身又痒了太舒服了!」

小道士在窗外的小洞口,只看见殭尸的屁股,又听见苏静的淫叫,更加上以为这是那个道士在搞鬼。他决心抓姦,便离开窗口,走到门口,突然跳了进去,猛地大喝了一声︰「好啊,破坏教规,姦淫妇女,该当何罪?」

苏静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大跳,不由仰起身体来看。

她这一起身,双手捧着的人头也自然捧到胸前,西门庆的眼睛也注视着小道士。小道士想抓姦,一下子把头凑到床前,想看清楚男人的模样。

没想到一看之下,才发现居然有的人头跟身子是分开的!而这没头的身子直到现在还在机械化地动着!

「鬼啊!」小道士吓得魂飞魄散,正要向外跑去

就在此时,无头殭尸突然一手拉住他的道袍!

小道士想挣扎,可是殭尸力大无穷,把地一直拖到床头,把他的头按在苏静的胸脯上般的山峰。

小道士的头正好埋在两个饱满的山峰之中,细嫩的皮肤、阵阵女儿95

他虽然在极度恐惧中,却也被眼前这白玉迷住了

他情不自禁张开嘴巴,含住了那紫色的葡萄

「啊」苏静忍不住呻吟︰「快舔

「舒服啊好哥哥你舔得奴家啊快活小婊子快活」

苏静的淫叫完全是针对着小道士而来,因而使他心中一阵兴奋

这时候他顾不得这具无头殭尸,和那个没有身体的人头,性慾的冲动使他忘记了危险。

小道士用舌尖拨弄着,舔着那敏感的一点,他舔得更快更贪婪、更癫狂

苏静尝到人间最大快檗,她抱着西门庆的人头,陶醉她吻着。

在她的胸脯上,又有一个男人甜蜜地挑逗着双峰,而在最下面,无头强尸又用力抽动着。

无头殭尸没有性慾,所以不会喷射,只会没有目的地抽动

「啊我死了小婊子又丢了天啊我乐死了好哥哥亲弟弟淫爸爸你们把小淫妇操得我再也不做赶尸人了,明天以后我就去妓院去当妓女好好享受男人啊用力舔用力操」

苏静喊得嗓子都哑了

小道士听到这股奇怪无比的叫声,整个人的神经都像装上炸药︰

「好姐姐!我要爆炸了!」

他忍不住向苏静表示。

苏静看着这个俊俏的小道士,心中一阵蕩漾︰殭尸是不会喷射的!这是美中不足!即使他是西门庆也是不足。而这个小道士,虽然比不上西门庆,但他却是活生生的,他会射精。

想到这里,她饥渴的肉体不由自主产生了渴望甘霖的冲动。

她把西门庆的人头扔到暗角!

然后,地从床上拣起那张已经揉皱的纸符又捡了起来,展了开来,一下子贴在无头殭尸的颈口上!

无头殭尸顿时定住了!

「快把它搬走!」她向小道士叫着。

小道士顾不得害怕,双手一抱,把无头殭尸从苏静身上拉了下来。

现在苏静的裸体完全呈现在他面前了,小道士看呆了!

「傻瓜!看什嘛?」苏静羞红着脸叫喊着。

小道士如梦初醒。

「爱不是用看的,而是用做的!」他飞快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爬上床去,他们如何快活,就不用多说了!

第二天,道观的道士起来,发现小道土和苏静都不见了,只留下一具无头殭尸。

第 1 页

国产原创 成人交友 疯狂野战 户外打炮 少妇约炮 中出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cos 同城约啪
极品直播 秘密入口 内射表姐 空姐自慰 强制颜射 酒店三P 剧情迷奸 幼女大全 爆操萝莉
亚洲精品 国产偷拍 无码视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制服诱惑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